您现在的位置:靖江外国语学校>> 学生园地>> 优秀习作>> 初中生习作>>正文内容

走出来,真好

作者:张凝宁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3年11月06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

  

八(13)班  张凝宁
 
母亲迟迟不愿移开步伐。
“喜欢就去啊。”“我又不会。”“不会不能学吗?“看那个奶奶,那么老了都在边上学,我就不信你会比她差。”“不是啊,等你上大学了,我就天天轻轻松松下来跳舞,现在不行。”
她一味推辞拒绝,踌躇却又有止不住的期望,我没有办法说服她,但我可以肯定,母亲喜欢广场舞。
她们也是一样的。
这是附近最大规模的广场舞。我约莫地看了一下,七八排人的样子,挺壮观。这里早上是停车场,晚上则是女人们的天堂。
队伍的前面,是个沉重的大音响,它总是震天地唱着曲子,很刺耳,而且这些曲子永远是节奏感十分强烈。从当红歌曲到粗制滥造的末流音乐,大杂烩一样混在一起放,没有任何美感,年轻一代的我们没有任何兴趣欣赏。
这里的舞者也永远只是三十大几以上的女人。肥胖和精瘦的身躯们,生涩地扭着。我不禁端详,她们时不时步子踏错或动作摆错,没来得及纠正,就慌乱地随众人跳下一个步子。所幸前面有几个跳得特别好的,压住了整个场面,以至于看上去还不错。而围观的人也极少,没有人会过于注意这种舞。广场舞本身也简单,不否认这样的舞普及大众,可是如此简化,也使舞的本身大为逊色,少了可看点。
但是她们所有一种态度,是母亲缺少的,这里的每一个人,眼中所流露出的都是一种骄傲。她们大胆地走出家门,走去那个她们所真心喜爱的地方,才不管什么,从柴米油盐琐碎生活中走出来,从所谓的年龄中走出来,没有顾虑。面对的是为数不多的旁观者,她们却拿出在大舞台展示自己的勇气与努力。一种荣誉感和神圣感。
她们并不在意,或许在那一刻根本忘却了自己的身份、年龄,完全走出了平时的自己,只当自己是年轻活力的,光芒四射的舞者,一个美丽尤物。她们的自信从未如此般强烈,或者应该这么说,她们的内心那一刻起真正改变了,她们认为自己就是余秋雨先生笔下那个提裙鹤立,美伦美奂的舞者:“如旋风初起,云翼惊展……却把手臂和身体展成了九天魔魅,风驰电掣。”无关现实的,瞬间产生强大的信仰。那是被生活、时光埋没多久的信仰呵,而它却不带任何衰老的印迹,因为岁月无法夺去女性对美本能的向往。仔细看罢,那更是呈载了生活所沉淀的极其厚重的舞,谁会用半生经历、经验舞呢?除了著名、资历颇深的舞者,只有她们。她们的舞,她们的梦,是神圣不可侵犯的。
时间长了,怀梦者回归现实,各自奔去自己的生活。她们的物质生活、情感世界各不相同,但我可以肯定的是,她们,青春不在,红颜已逝,却依然每夜短暂地去追梦,不问来历,不问目的,在看到她们年轻的灵魂,在女人们舞动的那一刻,她们都是一样的。而我所最触动的,是她们可以为了一种追求,大胆地走出那个生活下平凡的自己,忘却一切,再忙而灵乱的生活,也改变不了她们每天所特定的“追梦”,这不是丢弃生活,适时走出,甚至又不失为一种积极的态度,因为喜爱,所以执着。
记得最后我对母亲说:“感觉要有舞的冲动时,就狠狠地舞一把,杨丽萍的婀娜惊艳,只是给你感慨,远不如自己舞动的畅快。你要学会走出,为了所喜爱的而走出原来的你。”
之后的母亲似乎也有所感触,每逢闲适,便放下犹豫,投身于“追梦者”,每当她回来,她总是一句:“走出来,真好。”
指导老师:郁爱娟
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

上一篇:灶台里的故事[ 11-03 ]

下一篇:红枣菊花茶里的故事[ 11-06 ]